18新利网官网

EMAIL | 办公信息 | 信息公开 | 新传之家 | 网站后台 | ENGLISH
新闻传播前沿论坛 首页 > 人才培养 > 新闻传播前沿论坛 > 正文
新型主流媒体的自律、他律与文化自觉
作者:   时间:2017-11-20   点击数:

新型主流媒体的自律、他律与文化自觉

“北京时间”新闻中心总监戴元初博士

我下面说的这些东西实际上是我们在具体实践过程当中具体的一些操作方法,可能其中某些方面正好是各位专家提出来的一些困惑,进行了某种程度的回应。我知道就像人们说人类思考上帝就发笑一样,像我们在传媒一线的人一思考,我相信学界的各位大佬都发笑。我希望大家在笑完之后能够基本上了解一下现在业界基本的平均水平,就是对我们现在新媒体环境下人们对于新闻伦理,对于操作实践过程当中遇到的伦理难题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认知和思考状态,在实践当中是怎么做的。

我们讲新闻伦理或者是从实践者的角度怎么样才能够判断自己在实际的操作过程当中是符合基本的伦理规范的。这几个因素大概是我们认知或者是判断,或者是在实践过程当中给自己设定框架的基本元素。一个是个体的自律意识,一个是行业的自律状态,另外一个是社会的他律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制约因素,还有制度。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媒体环境和西方的媒体环境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们讲行业自律,“北京时间”是一个新媒体机构,这个新媒体机构和传统媒体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从行业的角度来说,可能互联网协会是我们的“娘家”。

另一方面,中国记协也是我们的“娘家”。前一段时间中国记协的几位领导到“北京时间”去调研,说最近正在筹备中国记协新媒体专业委员会筹备专业委员会的时候其中就有一项 需要调研,这个专业委员会做什么事情,其中要带领大家学习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现在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当中关于媒体对于整个社会、对于中国发展应该具有的一些作用,和它应该存在的相关责任。另一方面,为新媒体业界同仁提供维权,这个权从何来,当然也是建立在刚才包括陈堂发教授在演讲当中说到的,媒体的权力、责任和把的道德意识,完全取决于他在不同力量之间的较量和平衡。

相对而言,如果我一个业界从业者角度来说,我觉得对于我们而言,在多种因素当中找到平衡非常关键的点是我是谁,在清晰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下,我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我应该怎么说,我应该对谁说,我到底是为谁说。我想我们要讨论伦理问题的时候,大体上应该是这样的状态,这也就是刚才大家看到的我的题目说是新型主流媒体的自律、他律和文化自觉的问题。

所谓文化自觉,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对自己角色的基本认知。我下面要讲的基本上是“北京时间”在具体的实践过程当中具体是怎么做的。

顾理平教授在一开始的时候提到所有的网络上遇到的伦理难题,我们其实都遇到,比如隐私的问题,比如谣言传播的问题。我们是怎么去做的呢?刚才王天定教授做的,一个媒体在现在的环境下,你保证经营和媒体报道的公正之间具体的做法,一个比较有效的做法,现在可能不是安全门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公布,你是什么样的资金背景和运作方式。本来前面想说说我们现在对现在媒体环境的认知,但是时间的关系不讲那么多,我可以说说“北京时间”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王教授刚才说未来的专业机构像柴静说的那种样子。其实在中国像“北京时间”这样的机构,未来可能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专业的新闻生产机构。

大家都知道习总书记在2016年、2017年曾经做了多次关于媒体的座谈、访问,发表了重要讲话。特别期待未来希望有一批所谓的在传播力、引导力气、公信力和影响力几个方面都能够有非常卓越表现的新型媒体。这样的机构凭什么在新媒体环境下生存?刚才我和山东新媒体集团的刘总沟通和交流的时候也提到,大家实际上会发现现在很多传统的媒体机构都在做新媒体的转型。大家知道澎湃、封面、新湖南,当然也知道大众网,还有很多都在做这种努力。努力的结果究竟如何?

我前段时间跟澎湃相关负责人沟通的时候知道,现在他们一年要运营的基本成本是以亿为单位,大概2-3亿的样子,他能够回收回来的钱有多少?大概在6000万左右。这中间那么大的一块空间通过什么方式去实现?跟传统媒体的广告方式获得回报相比现在还没有找到切实有效的方法。“北京时间”是什么样的状态,体制内建平台,体制外谋发展。体制内建平台的意思是我们的平台是以媒体属性去对外运作的,所谓媒体属性就是在现在的中国管制环境下我们是可以进行内容生产的,社会资本不能做那种生产。体制外谋发展的意思就是“北京时间”经:360合作进行运作。在平台的运作和相关的资金渠道方面,360和我们合作的一些团队他们在做相关的事情。这个基本上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尝试着解决王天定教授刚才提到的问题,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规避,因为利益的原因使得你的内容生产出现某种不公平或者是偏差,或者是影响公众对你基本公信力的判断。

生产什么和怎么生产,我们现在基本的状态,我为什么前面想说一段关于现在我们对整体大的环境的判断。现在新媒体环境因为移动网络的技术发展越来越快,带宽的提供越来越不成为硬性约束,现在移动客户端对于每一位现代用户接收信息来说都成为一个重要的信息接收终端。在这个环境下,从去年开始一拨一拨的所谓的互联网内容生产的风口出现,去年是所谓的直播,今年是所谓的短视频,大家发现在直播和短视频在网络平台上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边缘的、嘻哈的,不主流的的内容呈现。最后给观众或者是用信息接受的角度来看,提供的是碎片化的东西。

如果“北京时间”想把自己打造为一个媒体平台,或者说具有鲜明媒体属性的新媒体平台,更高一点,我们一直期待着未来以新型主流媒体这样一个目标作为自我期许的状态的媒体平台的话,你就要改变,你不能仅仅给公众提供碎片化的问题,你不能仅仅在边缘的明星花边的,那些网红热闹取巧的内容提供方面,你也趁机分一杯羹。更重要的是你要用这些受众非常喜欢的,受众接受信息非常方便的渠道和方式,为他们提供主流的,他们必须需要的内容。

因为这点,所以“北京时间”尝试两种非常重要的生产工具,一个就是直播,我们把通常意义上的网络直播,转化为全景直播,我们用专业的记者在一个特定的新闻现。饶芄蛔プ『诵牡男挛旁,同时又能够满足现在的用户,因为各种网红或者是边缘化的内容生产刺激,对花边内容的兴趣。比如说我们在G20的时候,比如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时候我们都会既有主流媒体要做的,比如说习总书记的讲话,比如说不同国家领导人之间的会晤,这些内容我们传播。同时,我们也告诉他,你知道G20杭州峰会的时候那场表演背后那些演员到底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他们为了在水上有鳞波漫步要进行怎样的训练吗?这些我们也会有。

这样就会利用我们的优势,一方面我们具有传统媒体天生具有的主流传播的基因和政策资源,另一方面我们又充分地利用新媒体的平台把受众愿意看到、期待看到的那些东西,我们能够给他提供出来,我们把直播做了这样的转化。这个短视频也做了这样的转化,现在生产的短视频大概在1.5分钟-3分钟,1.5分钟-3分钟能够传递的信息非常有限,我们通过一种什么方式呢?我们通过系列化和矩阵化的方式让它可以成为全景呈现或者是比较到位地从不同层面呈现一个完整的新闻信息或者是新闻事件的报道工具。这样一来我们的内容生产就可以超越基本的网络媒体的边缘化的状态、非主流的状态。

我们内容生产方面还有云记者,通过分布在全国各地或者是世界各地具有一定的新闻素养,或者没有新闻素养但是有新闻意愿的,愿意接受我们基本训练的人成为我们的信息提供者。还有一个是现在的信息传播方式上采用的是智能推荐或者是千人千面。在座的各位都下载“北京时间”的客户端的话,你今天下载的时候大家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但是看完一周之后,你会发现你打开的页面和您身边其他朋友打开的页面就发生了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是因为机器基于您的关注重心做了适当的调整。

我们在传播相关内容的时候有一个困惑,我们究竟给用户想要的,还是给用户需要的。我们总是给用户他想要的,最终你会发现用户就会封闭在他自己所谓的“信息殿堂”里边,他越来越孤立在一个特定的信息厂(音)里,而一个负责任的媒体不应该是这样。他应该做的事情是既让用户获得基本的期待的信息内容的满足,同时也应该告诉他你作为一个社会人,你作为一个特定群体当中的一员,还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在这些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说短视频,比如说智能推荐,这个有点广告嫌疑了,“北京时间”在各种新闻类的网站里面流量排到第一,不可否认的是因为有很重要的360的合作。

如果从发展期待的角度来说,新型主流媒体既有媒体属性,同时又有平台的能量,最终当然是公众的注意力究竟被你凝聚到什么样的程度。刚才隋岩教授讲到传统媒体凝聚注意力的方式,和新媒体凝聚注意力的方式稍稍有点不一样。在新媒体平台上可以最直接地看到所谓的流量,实际上就是注意力凝聚的程度。这种变化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变化,就是新媒体可能和传统媒体最大的不一样,它无法像注意力金融机构那样,我把用户的注意力凝聚到这儿,然后我再把它放贷到广告客户那边去,因为你基本上没有这个机会,因为这个原因你就得想新的方法,通过新的渠道获得你的资源和用户注意力集聚之后的资源兑换。

我最后说一下基本思考结果。如果你把自己当做新型的主流媒体,就是你的自我定位,意味着你在做相关的事情的时候,就得考虑你报道什么样的内容,你向谁报道,你报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立场。比如说在重大事件,在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你作为一个媒体出现。你做短视频应该和一条二更(音),包括零视频(音)应该有明显的差别,你应该有基本的情怀和温度。

最后我想说的是你如果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新型主流媒体,或者说希望承担这样一个角色,你在说什么的时候就会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负责任的新闻,你怎么说,应该是以受众最愿意接受的方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抓直播和短视频的重要原因。对谁说,主流媒体的受众除了一般的公众之外,我们的管理者其实也是公众的一部分,作为主流媒体就必须得考虑你在传播相关内容的时候公众高兴了,管理者高兴不高兴。大家都知道作为一个主流媒体时不时接受一个批评,写一份检查是家常便饭。为谁说是你的立场问题,你是站在公众利益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国家利益的立场上,归根到底地说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保持一致。我作为一个从业者对于新闻伦理这个话题的基本思考,以及在实践过程中具体怎么做的向大家汇报一下。

我们常常自我激励或者是内心掀起一些澎湃心潮的时候会说,现在人类传播史上的第三次大变革到了临界点,未来的主流媒体正在形成当中,“北京时间”算是抓住了这个机遇,并参与其中。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成为新型主流媒体的一分子,也期待更美好的状态。我们现在在这方面正在做一些努力,谢谢大家。

EMAIL| 办公信息| 信息公开| 新传之家

学院地址:中国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山大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Copyright 18新利网官网 2016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Shandong University.All right reserved.
  • 官方微信
18新利网官网-18新利登录